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秋雨的博客

为人民服务

 
 
 

日志

 
 

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2013-11-11 21:51:52|  分类: 历史文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作恶十分,为善一分就是善人了吗?

         这些年,网上一直流传着这样那样的奇谈怪论,通过一些细节的描述替刘文彩洗刷,如没水牢,修学校等等,其中有些人甚至还想把他洗刷成为一个成功人士,一个善人等等,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现在我们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过程的残酷性来谈谈其无论如何不可能是个善人的。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刘文彩,四川大邑县人,其祖父有三个儿子,老大刘公昌,老二刘公敬,老三刘公赞。刘文彩的父亲是刘公赞,刘公赞只到1920年死的时候也不过是一个拥有土地约100亩和一处酒坊的小地主,但其有较好的眼光,他一共有6个儿子,大儿子刘升廷被其送到成都政法学校上学,小儿子刘文辉被其送到陆军小学上学,这都是其家族上升的本钱,但其他儿子,基本没有什么文化,老二替家里的烤酒作坊挑酒糟出卖,老三烤酒,老四刘文成当裁缝,老五刘文彩赶牲口卖酒,这就是其起家前的基本情况。

           刘文彩家族的崛起有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大伯刘公敬的长孙刘湘,在光绪年间考入四川将弁学堂,于1917年成为川军师长,当时的师长很少,整个四川就5个,刘湘当了官,不忘亲人,1919年将其伯父刘升廷调到自己的防区任大足县令,以后又任命为四川高等检查厅厅长,对比他小十几岁的小叔父刘文辉也是照顾有加,先把他介绍到陈洪范部当营长,后在其1920年占领叙府(宜宾地区)以后又支持其独树一帜成为独立的军阀,刘文辉成为独立的军阀,是刘文彩家族发迹的真正开始,以后他们家大大小小依靠刘文辉的枪杆子都崛起为大大小小的地主。其中,刘文彩是最为突出的。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1922年刘文辉把自己已经35岁的半文盲的哥哥刘文彩接到自己的防区,让他替自己搞经济,任命为 叙府船捐局局长兼四川烟酒公卖第22分局局长,就此,刘文彩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的最辉煌的10年,在这十年里,刘氏家族致富的主要手段如下:

第一,征收苛捐杂税,并中饱私囊,因为民国的税收部门利润实在太大,有收税一元打点2元的说法,刘文彩对税收职务只要弄到手一般不会放手,如四川烟酒公卖第22分局局长到1929年他已经是川南水陆护商总处处长,已经不能再兼任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但他还是以自己的三个儿子元龙,元富,元华,三个名字组合成“龙华富”的名义兼任,其贪婪可见一斑。

而其在任内的横征暴敛,也是非常惊人的,刘文彩任川南税捐总办的时候,据说川南有150种捐税,据宜宾文史委收集,仅宜宾确实可靠的捐税就达44种,其中锄头捐、厕所捐都是前所未闻的“创新”,而臭名昭著的“懒捐”更是闻所未闻,该捐税是刘文辉、刘文彩一面宣称‘禁烟”,一面用行政命令要求百姓种大烟,种烟之后可以收禁烟罚款,叫做烟苗捐,但你如果不种,就污蔑你懒,收懒捐,就是第一年不种收3年的钱粮,第二年还不种,收5年的,第三年仍旧不种收7年的钱粮。这可以说是极其不要脸的一种办法。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除此之外,还大搞田赋预征,到1932年他们战败离开叙府之前,已经将田赋预征到1957年。这些敲诈百姓的钱财,除了一些用于军阀混战,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落到刘文彩家族腰包里。

这些不义之财除了平时送回老家的之外,仅32年退出叙府的时候就打造木箱4500只,每只装银元2000枚,与其他不义之财一起运回老家。

        第二,纵兵劫掠,在1932年11月,刘文辉败退之前,刘文彩用清乡司令名义,下令宜宾城内抽“国防捐20万,并命令士兵带枪,抬着箩筐挨门挨户武力征收,被形象的称为”打门捐“,在征收到之后,又纵兵抢掠。可以说坏事做绝。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第三,依仗军权、政权大做垄断生意。刘文彩在1925年就开始成立银号和商业机构,开始做垄断生意,到1928年,改为两个系统,一个专做贩运鸦片,土特产、农副产品和棉纱,以及放贷。一个垄断四川几个盐场的运销(当时的盐是最畅销的货物)。他对各个商号规定,许赢不许亏,每年至少盈利50%,具体利用其军政势力,垄断货源。甚至阻止其他人货物进口,来达到其垄断利润,据说几年来盈利数千万。

第四,充当烟赌匪的大老板,刘文彩在叙府大开烟禁,每年在烟税方个人面能收900万以上,除此之外,他还武装走私,按当时的税率。一担鸦片,从四川到武汉要交税1200-2000,(时间不同),他武装贩运,一切税都不交,一次至少100担,仅超额利润,一次就12万到20万,据说其每年贩毒所得至少100万。

除烟之外,他还开设规模巨大的”和记赌场“,每日仅抽头即可有千元以上收入。另外,他还与袍哥土匪相勾结,当上了”叙(叙府)荣(荣县)乐(乐山)总瓢把子“,成为亦官亦匪的人物。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第五,除刘文彩之外,其四哥当裁缝的刘文成,也被刘文辉找出山,但他搞得比较文明,是开造币厂,收集制钱造当十、当百的大钱(重量也就是2到3个制钱那样),造含银量少的银元,以后是开银行,放高利贷,那更是一本万利,不过虽然他比刘文彩有钱,但没有刘文彩那么遭人恨,不管怎样,人家没有直面老百姓。

刘氏叔侄合伙将四川其他军阀打败后,到1932年,双方不得不较量一下了,于是,近代四川军阀最后一次大混战爆发了,刘湘、刘文辉叔侄动用了近50万军队,混战结果,刘文辉大败,刘文彩的部队也在混战中溃散,但亲戚毕竟是亲戚,在刘文辉走投无路的时候,双方召开家族会议,要求,刘湘留刘文辉一条生路,刘湘也认为四川其他军阀虽然名义上服了,但毕竟是口服心不服,留下小叔也可以当个震慑,于是同意刘文辉在西康保留2到3万军队,同意到西康建省的时候保荐其任主席,从此,刘文辉彻底失去争川的实力。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战争的后果,也让刘文辉认识到外人的不可靠,他20多万军队时间不长大多叛变,于是就借整编机会,搞了个清一色,具体是重用同乡、亲戚最好是子侄,以至于到1937年第24军一共十个团,其中9个是大邑县人,其中137师师长,两个旅长,1个团长,1个营长都是刘文辉的侄子,造成了”十团九大邑,一师五个元“(他侄子这一辈是元字辈)的清一色局面。到解放前,刘文彩家族(指刘公赞的子孙)曾任省主席1人,军长四人,副军长1人,清乡司令1人,省厅级文官2人,得到了很大的政治地位。

 但是,刘文辉的失败,给刘文彩带来的影响是很大的,他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凭借军政势力坐着弄钱了,他也不像刘文成那样拥有大量资金的银行,可以到全国各地兴风作浪,按照家族的分工,他回到老家成为一个乡绅,为哥哥和弟弟看家护院,这也奠定了其人生的悲剧,因为他直面的是穷困潦倒的乡亲,做的坏事也都算到他的头上了。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刘文彩在老家虽然失去了军权和政权,但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权力没有失去,就是黑社会的权力,虽然刘文辉被打败了,但败而未亡,在整个四川还是一号人物,刘文彩虽然没有官职了,但他仍然是四川的老大刘湘的叔叔,一般作奸犯科的事情,还是没人能管的,这些对玩黑社会的都有很大吸引力。所以,刘文彩在黑社会这方面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1941年。刘文彩在老家大邑县安仁镇建立了自己的袍哥组织----“公益协进社”,该社是川西、川南和川康边界17个州县的袍哥总机关,刘文彩让四哥刘文成任名义上的总社长,自己任副社长掌握实权。该社总社设在安仁镇,内设文书、总务、交际、农林、水利、民政、建设等股,俨然一个小朝廷,下设分社和支社360多个,号称可以调动十万兄弟伙,1万枪支。该社有严格的纪律,只要拜兄有命令,兄弟伙无条件的参与,不能论是非曲直,不准“拉稀”。为了掌握这些兄弟伙,刘文彩等不但宣扬“同心同德”等封建义气,还利用其军政势力,在抽壮丁等方面也对其兄弟伙进行照顾,还把其所赚的造孽钱拿出一部分对弟兄们进行照顾,另外,也搞了一些修桥补路,建造学校等收买人心的活动,网上现在很多说其好话的都是以其这短时间做的一些所谓好事来说的。但大家都没有想其在做这些“好事”的同时还做了些什么,他们在这同时主要做的是: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第一:巧取豪夺田产,大家都知道,民国期间,农民基本没有其他活路 ,就是靠土地,没有土地可以说就基本没了活路。而刘文彩家族在发家之后,拥有大量的金钱不去投资工业,却将眼睛盯着老百姓、苦哈哈的几亩救命地,在1920年他父亲死的时候他们家族只拥有不到100亩土地,在1949年时短短不到30年(其实是不到20年,32年之前,他们家族因为扩张很快,买地也不多,32年以后,刘文彩失败回家才开始大规模巧取豪夺土地),据不完全统计刘文彩家族(刘公赞子孙)十三户地主,拥有土地近10万亩,其中土地超过1万亩的有三户:1、刘文辉,18414.2亩,2、刘文成,15935.52亩,3,刘文彩,15488.13亩。最少的也有2000多亩。这等于剥夺了5到6万人的生活必需的土地,他们狂笑的时候,有多少老百姓在痛哭?其中巧取豪夺,利用官势,举不胜举,在搞土地的时候,利用拿回来的省政府盖了章的空白地契的有之,对要买的地包围断水的有之,对要买的地利用手下破坏殆尽的有之,可以说干尽了断子绝孙的事情。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除此之外,他们还拥有大量房产,仅刘文彩就拥有公馆28个,街房1500余间,刘文成在成都更有刘半城之称。

       第二:贩卖鸦片,前面说了,刘文彩费尽力气搞了自己的袍哥组织----“公益协进社”,还因此花了不少钱搞公益活动,不是他境界很高,他搞这些事无利不起早,刘文辉在败退西康以后,地瘠民贫,无法养活军队,于是就请云南的龙云帮助,请其将云南的鸦片一部分转运过程中经过西康,让西康也得到一部分税收,龙云很慷慨,不但运了一部分,还借给他一部分鸦片,让他渡过难关。刘文辉痛定思痛,决定大规模种植鸦片,这里说了,网上有人赞美刘文辉热爱教育,其实他搞教育花的钱只不过是贩毒所得的很若微的一部分。有了鸦片就要销售,但当时的销售渠道先掌握在刘湘手中,后掌握在蒋介石的中央军手中,大规模运输出口是不可能的,这就要靠刘文彩的兄弟伙了,每年,鸦片收获后,刘文辉派整营整连部队将鸦片从西康产地押运到大邑县老家,存放在烟库之中(就是误认为水牢的地方),刘文彩在负责在其公益协进会总社将这些鸦片批发给各路袍哥大爷,让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将鸦片卖到全国各地,在此过程中刘文彩家族及这些袍哥们大家各取所需,都赚了大笔的不义之财。

第三:通匪养匪,坐地分赃。袍哥当中土匪很多,刘文彩也利用其影响和土匪打成一片,他经常和土匪相通将地方上有油水的人绑走之后,又装好人,在受害者家属找到他之后,既当钟馗又当鬼,与双方拉纤勒赎,最后又得到急公好义的好名声又弄到大量的钱财,最有名的是大邑县川军老军阀刘成勋在家乡被匪徒灭门,家里钱财被抢一空,其中有珍贵物件几件,当时一直没破案,解放后抄刘文彩家的时候发现这些东西在刘文彩家中,实在是大小通吃,什么都干啊。

从以上可知,刘文彩家族的富有是建立在多少人的血泪上的,他们笑的时候是千千万万老百姓痛哭的时候,现在一小撮人为他们翻案,这些人是不是也想站在大家头上?

                                            看看人家刘文彩,这才叫土豪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从刘文彩家族财富的积累方式看替刘文彩辩解的荒谬 - 司麦澳 - 司麦澳双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