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秋雨的博客

为人民服务

 
 
 

日志

 
 

【转载】中国奇闻;湖南县委书记被偷拍受贿:书记没事偷拍者被抓  

2013-08-25 18:29:07|  分类: 现代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安局工作人员带走刘阳时,定义这起事件为"政治丑闻"。如今,制造这起丑闻的人正在等待法律的审判,而这起丑闻的主角——湖南省怀化市麻阳县委书记胡佳武仍在正常上班。"这就是政治案件。"一位律师说

7月12日,被羁押10个月之后,湖南省麻阳县3名公职人员偷拍县委书记胡佳武一案在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

3名公职人员均为80后,分别是:李熠(麻阳县委监督室工作人员),杨凡(麻阳县人民法院书记员),刘阳(麻阳县绿溪口派出所所长)。

上午10时许,在庭审进行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刘阳代理律师——广东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翟勇向审判长申请公诉员彭开哲回避。大约35分钟后,翟勇的申请被驳回,为了表示抗议,他愤怒地当庭宣布“拒绝出庭”。随后,收拾案卷,转身,大步走出法庭。

“他(彭开哲)涉嫌伪造证据,应当回避。”翟勇说。

案件另一当事人李熠也当庭翻供。他说,刑侦人员对他实施了诱供。

因为一审开庭,这起发生在麻阳县的偷拍事件再次暴露在公众视线。本刊记者也经过独家调查获得了整个案件细节。从案情中,可窥探官场权力崇拜扭曲后的人性疯狂,以及权力不受监督时,是如何影响案情走向的。

餐桌“革命” 

这起偷拍事件,只是他们在餐桌上的临时起意。

2012年2月上旬的一天,李熠和杨凡约在麻阳县吉运宾馆对面的“婆婆小店”吃饭。席间,李熠突然问杨凡,“能不能装个视频到县委书记办公室,看能不能拍到书记的受贿视频。”

杨凡觉得这个主意挺好,并告诉李熠,“如果拍到了,让书记提拔我们一下。”李熠装监控视频的想法,来源于前年热播的电影——窃听风云。

后来,杨凡仔细想想,觉得这个主意并不靠谱,他不知道如何进入县委书记胡佳武的办公室。

李熠打消了他的顾虑。他跟杨凡称,可以拿到钥匙。一开始,杨凡觉得他是在吹牛,“你怎么拿到?”

李熠告诉杨凡,钥匙就在他对面办公室放着,并且知道是哪一把,可以偷出来配一把。

打定主意后,在餐桌上,他们各自明确了分工。杨凡负责去网上搜索哪里有监控设备销售,并购买。因为工作原因,李熠自然负责去配县委书记的办公室钥匙。

之后,有近半个月的时间,此事一无进展。李熠还抱怨杨凡,做事没有恒心,只说却不行动。

不久后,杨凡就趁着到长沙看女朋友的机会,去了一趟武汉,以1800元的价格买了一套监控设备。在武汉的一家小吃店里,他从买家那里学会了如何操作这套设备。

3月初的一个晚上,李熠趁着在县委值班,配了一把胡佳武办公室的钥匙。次日晚上10时许,他和杨凡一起打开了胡佳武办公室的门,进入其中观察办公室的构造,以找到监控设备最好的安装点。

回来后,杨凡提出把监控摄像头安装在饮水机里。为了事情不露破绽,李熠再次进入胡佳武的办公室,并从多个角度拍下了办公室那台“沁园”牌饮水机。随后,李熠去到麻阳大桥附近的一家电器店,花了1500元,买了一台一模一样的饮水机。

杨凡用502胶水把摄像头粘在饮水机的一个小螺丝孔里。在杨凡的办公室,他们对安装好的监控设备进行了调试。

一切就绪后,杨凡和李熠拿着已经安装了监控设备的饮水机进入胡佳武办公室,替换了那台一模一样的饮水机。当晚,他们在现场还进行了一次调试,由于不敢开灯,杨凡在李熠的办公室里,只看到画面中黑乎乎的一片。

在本刊记者获得的另一份资料里,李熠称,在此过程中刘阳为他们提供了智力支持。然而,在一审现场,李熠宣称刘阳自始至终都没有参与此事,之前,他受到了刑侦人员的诱供。他安装摄像头偷拍的初衷“是为了反腐倡廉”。

为存放偷拍到的视频,李熠向刘阳借了一台电脑,并去福兴数码广场买了一个500G的移动硬盘。

和书记的谈判 

李熠本打算把谈判时间放在2012年10月15日。当天晚上,他找到胡佳武单身宿舍,打电话给胡。但胡拒绝了,让他有事到办公室谈。

直到两天后,李熠才有了第一次跟胡佳武谈判的机会。10月17日下午16时许,李熠在县委办公楼的楼道里遇到胡佳武,便上前打招呼,希望跟他谈点事。

在县委二楼值班室,胡佳武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受贿的视频。本刊记者从警方获得的一份笔录显示,看到视频后,胡佳武“表情非常吃惊”,他不断地问李熠“视频是从哪里得到的”。

“你有什么想法?”看完视频后,胡佳武问李熠。

“没什么想法。”李熠回道,“书记有什么想法?”

胡佳武没有告诉李熠自己的想法,看完视频后,背身离开了二楼值班室。

次日,胡佳武的秘书致电李熠让其去胡办公室一趟。李熠表示自己正在下乡,很忙,回头再说。

此时,主动权明显掌握在了李熠手上。下午4时许,秘书再次致电李熠。李熠走进胡佳武办公室时,他连忙起身请李坐下,并仔细问了李的家庭和工作情况。

一番寒暄之后,胡佳武再次问起李熠视频是从哪里得来的,有什么想法。李回了胡3个原则:“我和你无冤无仇,不会拿这个东西害你,也不会让你做违背原则的事情,更不轻言个人利益。”

胡佳武一再追问李熠有什么要求,李告诉胡“要求都是你举手之劳的事”。李当场提出“希望做书记的生活秘书,另外,还要提拔公安的一个朋友”。

胡佳武避开了这个话题的直接交锋,他问李熠,“视频带来了没有,还想看一遍。”

“没有。”李熠回答得非常干脆。

“收的红包都交给纪委了。”胡佳武说。

“这些东西都交完了吗?”李熠反问,见胡佳武不说话,他又接着说,“陕西一个局长一个微笑,在网上沸沸扬扬,你这个事情,如果上了网,影响得有多大。”

说完,胡佳武和李熠都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李熠主动打破了僵局,他说“没什么事就先走了”。

在去跟胡佳武谈判之前,李熠便把存好的视频交给了刘阳。刘阳说,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些视频。“他(李熠)交给我时,就说‘掌握了一些人的违法情况,万一他出事了,就把这些视频交给中纪委’。”

监控视频是国庆假期的某个晚上,李熠和杨凡去胡佳武办公室再次替换了饮水机拿出来的。安装过监控设备的那台饮水机被杨凡带回了家里。

以此推算,胡佳武差不多被监控了7个月时间。在此期间,李熠用晚上下班后的一段时间来剪辑视频,“把有用的留下来,没用的就删掉。”直到事发时,那个移动硬盘存放了77个关于胡佳武的视频。

本来在早些时候,李熠就提出可以把视频交给胡佳武了,可杨凡总觉得还不够,“端午节拍了很多过去送礼的。”

但没想到,中秋节过去给胡佳武送红包的人更多。当李熠和杨凡看完视频后,他们觉得时机应该合适了。

伪造证据 

但李熠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和胡佳武第二次谈判的5天后,他和刘阳一起被麻阳县国安局带走调查。

刘阳被带走时,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国安局的人告诉刘阳,只要他交出李熠给他的东西,就可回家。这位国安局的工作人员甚至劝刘阳,不要牵扯进这起政治丑闻。

杨凡在得知此事后,迅速在单位附近招了一辆出租车,到河阳小区新房,先将那台从胡佳武办公室替换回来的饮水机搬到出租车后排座位上,再回家取出窃听设备,并用一个黄色的购物袋装好。

杨凡让出租车直奔麻阳二桥。他本想把饮水机和窃听设备在这里扔掉,但见附近人太多,觉得不妥而最终作罢。

随后,杨凡让出租车司机沿麻阳党校后面的一条小路,开到车头村河边,在该处的断桥边上,他把黄色的袋子扔进了河里。饮水机则被他搬下,放到了附近一个农夫的家门口。之后,杨凡径直回家。

10月28日,杨凡也被带走调查。不久后,此案由国安局移交到怀化市公安局。

杨凡扔在农夫家门口的那台饮水机很快被找到,但扔进河里的监控设备,至今仍没有找到。

一审开庭当天,公诉人彭开哲却称找到了证据。在庭上念公诉书时,彭开哲说,在2013年7月2日,从饮水机里提取了监控设备,当事人进行了现场指认。

然而,李熠当场进行了反驳。他称,那个摄像监控设备是警方自己伪造的,他根本没有见过。

李熠说,他之前确实进行了指认,但时间是7月8日。在写给父母的一封信上,李熠说明了指认的原因,“他们(郑德爱和彭开哲)第四次提审了我,他们说要是我不指认的话就要定我‘非法窃取国家秘密’罪名,我实在受不了,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指认了,他们要我指认的那个设备我根本就没有见过。”

而更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指认”现场。当天,侦办此案的怀化市公安局工作人员郑德爱给李熠的代理律师向律师打电话,说他们从北京买了一个监控设备回来,希望向律师能做做李熠的工作,让他承认此监控设备就是安装在饮水机上的设备。郑德爱打电话时,李熠就站在一旁。在庭审当天,向律师称郑德爱跟他打电话沟通此事。

这也是刘阳的代理律师翟勇申请彭开哲回避的原因之一。

而更让人意外的是,此案是虚假立案。

从2010年起,根据湖南省公安厅的规定,公安机关所有接报警和治安、刑事办案必须在公安内网的办案平台操作,文书一律用电脑打印。本案立案决定书文号是:麻公立字[2012]001号。立案时间为2012年10月26日。立案机关为麻阳县公安局。

湖南省公安厅三令五申,未录入办案平台的一律视为黑案。此立案决定书为老式手撕本,也未录入公安内网办案平台。

对于“001号”,有过刑事办案经验的刘阳一眼就看出这是伪造的。“对于一个县,一个公安局,到了10月份,才发生第一起刑事案件,这让人匪夷所思。”刘阳说,2012年10月7日,他在办理张立富抢夺案时,号码就已经到了611号。张立富拘留证号是208号,而他们3人的拘留证分别为22、23和24号。

“很明显,拘留证也是假的。”一位律师说。

失意的年轻人 

李熠、杨凡和刘阳3人是经常玩在一起的朋友。其中李熠和杨凡是同学。

3人当中职务最高的为刘阳,在事发前一年,他刚从县公安局调到绿溪口派出所任所长。杨凡毕业后顺利进入麻阳县人民法院工作。知情者说,杨凡的爸爸退休前系麻阳县法院刑庭庭长。

3人中,李熠最无背景。他2003年底从石羊哨乡政府调入麻阳县委办机要科,之后辗转保密局,最后到县委监督室。

一位跟李熠走得非常近的朋友说,李熠没什么城府,人特别老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政治抱负。

刚调入县委办工作时,李熠非常高兴,他跟这位不愿具名的朋友说,在县委办解决副科级待遇后,他就申请调出,到清闲的单位,不用再听别人使唤。当时,这位朋友觉得,凭李熠的工作能力,在县委办解决副科会很容易。

然而,10年过去了,李熠仍是一个普通科员。在此过程中,李熠也偶尔跟这位朋友抱怨,“小地方,没有关系,升迁特别难。”


在一次抱怨中,这位朋友劝李熠,不开心就调出来。可李熠觉得,副科待遇没有解决就调出去,会很没有面子,且去了别的单位后,更加被人喊来喊去了。

眼见着后来的人,在这里都解决了副科待遇,这位在官场中失意的年轻人,有一段时间显得特别郁闷。

在县委办的一段时间,李熠被抽调到后勤保障组,负责帮忙接待上级来视察的领导。“经常喝酒,吃一顿就是几万块,而他的工资才几千块钱。”这位不愿具名的朋友说,“从那时候起,他就明白了权力的作用。”

在法庭上,李熠说,在偷拍到的胡佳武受贿视频里,他至少收了10次以上的红包。如今,接受审判的只有他们,而被举报受贿的胡佳武,仍在正常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